• 最新论文
  • 大陆半导体产业背后的台湾人 中国富翁应学习李嘉诚的谨慎 收购与维持低负债率并举 中国富翁应学习李嘉诚的谨慎 收购与维持低负债率并举 中英专家共聚我校研讨动物遗传与疾病防治 未来城市产业峰会 | 福佑卡车陈冠岭解读AI+公路运输 第十家苏鲜生落户北京:进口生鲜更受欢迎 未来城市产业峰会 | 福佑卡车陈冠岭解读AI+公路运输 为人民幸福而战(暖闻热评·中国梦 强军梦⑥) 我校第八届青年教师讲课竞赛揭幕 为人民幸福而战(暖闻热评·中国梦 强军梦⑥) 我校第八届青年教师讲课竞赛揭幕 导致咳嗽的诱因很多,咳嗽时这些食物不能吃! 中国富翁应学习李嘉诚的谨慎 收购与维持低负债率并举
  • 推荐论文
  • 大陆半导体产业背后的台湾人 中国富翁应学习李嘉诚的谨慎 收购与维持低负债率并举 中国富翁应学习李嘉诚的谨慎 收购与维持低负债率并举 中英专家共聚我校研讨动物遗传与疾病防治 未来城市产业峰会 | 福佑卡车陈冠岭解读AI+公路运输 第十家苏鲜生落户北京:进口生鲜更受欢迎 未来城市产业峰会 | 福佑卡车陈冠岭解读AI+公路运输 为人民幸福而战(暖闻热评·中国梦 强军梦⑥) 我校第八届青年教师讲课竞赛揭幕 为人民幸福而战(暖闻热评·中国梦 强军梦⑥) 我校第八届青年教师讲课竞赛揭幕 导致咳嗽的诱因很多,咳嗽时这些食物不能吃! 中国富翁应学习李嘉诚的谨慎 收购与维持低负债率并举
  • 热门标签
  • 日期归档
  • 大陆半导体产业背后的台湾人

    来源:www.zcrchr.com 发布时间:2020-01-10

    不久前,紫光集团宣布任命二矿集团前总裁坂本幸雄(Yukio Sakamoto)为紫光集团日本分公司高级副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台湾半导体行业高管、现任紫光长江仓储公司董事长高启泉是中间人。

    高启泉

    在最近对日本《钻石周刊》的独家采访中,坂本幸雄说他和高启泉原本是老朋友。大约3年前,高启泉邀请他来紫光做与非门(闪存),但他仍然想做动态随机存取存储器(DRAM),所以他谢绝了高启泉。

    今年春天,高启泉拜访了坂本幸雄,并再次邀请他去紫光。这次他要做动态随机存取存储器。坂本幸雄担心自己已经70多岁,身体疲惫,拒绝了邀请。然而,在动态随机存取存储器上没有成功、没有野心的坂本幸雄(Yukio Sakamoto)最终没能抵挡住诱惑。今年9月,当高启泉再次被邀请到日本时,他只用了30分钟就决定加入。

    坂本幸雄就位后,紫光计划在日本神奈川县建立一个设计中心。预计将招聘70-100名工程师,与中国大陆的工程师密切合作,建立大规模生产系统需要2-3年的时间。

    事实上,高启泉是在2015年10月加入紫光的,难道他没有屏住呼吸吗?

    1953年,高启泉出生于台北大道城,毕业于台湾大学和北卡罗来纳州立大学。自1980年以来,高启泉一直在半导体和动态随机存取存储器领域工作,并先后在飞兆半导体和英特尔等美国公司工作。1987年,他回到台湾加入TSMC当厂长。1989年,他与吴邱敏共同创立了王红。

    20世纪90年代,福尔摩沙创始人王永青的长子王文洋创办了南亚科技,高启泉担任执行副总经理。从那时起,他进入了深受其害的动态随机存取存储器行业。此后,南亚科技和美光的美国联合成立了合资公司华亚凯(Huayake)。高启曾是南亚科技和华亚科技的总经理,在台湾被称为“动态随机存取存储器教父”。

    然而,在三星、南亚科技、华亚科技等动态随机存取存储器巨头的压力下,尽管历经20年的挣扎,仍继续亏损,最终只能将全部动态随机存取存储器业务出售给美光。

    在南亚科技逗留期间,有一件事也深深刺激了高启泉。高启泉的大儿子娶了一位韩国妻子。2010年,他的大儿子?肜醋悦拦暮拮右黄鹞枪ぷ鳌N吮芟樱咂羧鞫蛉堑缱痈弊芫斫馐痛耸拢捶⑾侄苑角崦璧吹鼗卮穑拔颐歉静话涯?(南亚科技)视为竞争对手”。

    不甘心的高启泉决定加入紫光,从与非门开始。一年后,在接受DIGITIMES的独家采访时,他透露自己以前不认识紫光集团董事长赵卫国,但只是在2015年赵卫国想买美光的时候。因此,这两个人在发展存储行业的方向和理念上一拍即合,并与三星电子达成了相同的目标。

    “假设你还在台湾,你在看什么样的场景?甚至连亚科都被卖掉了!我真的忍不住,我计划在南亚退休。我总是觉得我可以再打一场战斗,然后我又转而开始创业。尽管我的未来充满风险,但它充满希望。”高启泉说。

    今年6月30日,紫光集团宣布成立动态随机存取存储器业务集团。高启泉担任首席执行官,再次实现了梦想。

    事实上,近年来一直帮助大陆发展半导体产业的台湾人不仅仅是高启泉。

    另一家中国大陆半导体制造商中国核心国际(China Core International)自2015年宣布大规模生产28纳米制程以来,一直迟迟未能提高其产出率,这阻碍了其增加收入份额。在最初的几年里,如果高通公司没有下订单,它就会处于等待大米的状态。

    直到2017年10月,另一名台湾牛人梁梦松加入。此前,梁梦松获得了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电子工程博士学位。在回到台湾担任TSMC工程师和高级研发总监之前,他负责AMD的记忆相关工作。2009年2月卸任后,他成为大学教授不到两年。他于2月初加入三星电子,担任研发副总经理

    梁梦松决定从提高产量和管理效率入手,提高高产能的利用率,并把14纳米先进制造工艺的研发放在首位。

    有了梁梦松的正确决定,SMIC扫除了之前的阴霾,不仅大大提高了28纳米产品的产量,而且在298天内突破了14纳米技术。今年第三季度,SMIC首次实现季度利润。

    SMIC的建立也是另一个台湾人张汝京的贡献。

    2000年,张汝京在上海建立了SMIC。大约300名半导体工程师跟随他北上,其中许多是他在德州仪器和世界大学的旧总部。因此,大陆是第一家真正融入全球技术的半导体铸造企业,张汝京也被誉为“半导体之父”。

    张汝京

    2009年11月,由于TSMC的持续诉讼,SMIC的创始人最终被解雇。

    告别SMIC后,张汝京的工作没有停止,但他仍然在大陆半导体行业战斗:他在2010年创办了发光二极管工厂;2014年,上海成立了一家大型硅片制造厂,并建造了一个新的半导体。2018年,71岁的张汝京迁至青岛,成立33,354 Sohn Semiconductor,这是中国大陆首家共享的IDM企业。

    当被问及为什么他还没有退休时,张汝京回答说:“你为什么要休息?为什么一个人什么都不做就躺在家里?”

    今天,由于来自台湾的专家组,中国大陆的半导体产业正在蓬勃发展,赶上了美国、日本和韩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