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论文
  • 夏季防晒小常识 吃这些食物不怕晒黑 学校大学生新闻中心召开全会学习十九大精神 学校大学生新闻中心召开全会学习十九大精神 校园会员制电商平台“校品会”宣布完成400万天使轮融资 校园会员制电商平台“校品会”宣布完成400万天使轮融资 夏季防晒小常识 吃这些食物不怕晒黑 校园会员制电商平台“校品会”宣布完成400万天使轮融资 学校大学生新闻中心召开全会学习十九大精神 学者说风险巨大,分析师却一致看好,科大讯飞到底价值多少? 终结8年IPO长跑 广州农商行20日在港挂牌 “双十一”买买买 精挑细选品质商品买买乐购应有尽有 校园会员制电商平台“校品会”宣布完成400万天使轮融资 学者说风险巨大,分析师却一致看好,科大讯飞到底价值多少?
  • 推荐论文
  • 夏季防晒小常识 吃这些食物不怕晒黑 学校大学生新闻中心召开全会学习十九大精神 学校大学生新闻中心召开全会学习十九大精神 校园会员制电商平台“校品会”宣布完成400万天使轮融资 校园会员制电商平台“校品会”宣布完成400万天使轮融资 夏季防晒小常识 吃这些食物不怕晒黑 校园会员制电商平台“校品会”宣布完成400万天使轮融资 学校大学生新闻中心召开全会学习十九大精神 学者说风险巨大,分析师却一致看好,科大讯飞到底价值多少? 终结8年IPO长跑 广州农商行20日在港挂牌 “双十一”买买买 精挑细选品质商品买买乐购应有尽有 校园会员制电商平台“校品会”宣布完成400万天使轮融资 学者说风险巨大,分析师却一致看好,科大讯飞到底价值多少?
  • 热门标签
  • 日期归档
  • 学者说风险巨大,分析师却一致看好,科大讯飞到底价值多少?

    来源:www.zcrchr.com 发布时间:2020-01-12

    自上周一(8月28日)以来,HKUST经历了“激动人心”的一周。

    最初,自今年6月以来,被称为“第一只人工智能股票”的HKUST迅飞(.sz)股价从6月初的28.62元低点飙升至8月27日收盘。两个多月来,股价上涨了116.5%。

    然而,8月28日下午1点50分左右,HKUST迅飞的股价又创新高,达到64.77元的历史新高,几分钟后就从4.3%变成了绿色。持续上涨的股价突然暴跌,从上涨4.3%跌至下跌6%以上,只需1小时10分钟。当日,HKUST迅飞股价一度下跌8%,收盘下跌6.57%,成交额达到117.87亿元。8月29日,HKUST的航班继续下降。

    8月28日晚,HKUST迅飞在投资者关系互动平台上集中回答了投资者的提问。HKUST迅飞表示,公司运营正常,目前没有应该披露但不应该披露的信息。股票价格受各种因素的影响。请关注股市风险,合理投资。

    截至9月1日收盘,HKUST迅飞已收于58.25元,市值809亿元。

    书生:高市值是巨大的风险

    股价暴跌后,8月29日,著名学者薛云奎在其个人微信公众号《智能财务报告》中发布文件,质疑HKUST迅飞的巨大风险,称HKUST迅飞的财务表现浮夸,但实际含金量却很低。薛云奎对HKUST荀妃的质疑引起了各界的广泛关注。

    薛云奎是长江商学院终身教授,长江商学院副院长,上海国家会计学院副院长。他在文章《科大讯飞风险巨大》中指出,HKUST迅飞是一家在管理层面含金量较低的快速增长公司。在管理层,它是一家快速扩张但效率低下的公司。在财务层面,它是一家擅长筹集资金但不擅长赚钱的公司。在业绩层面,这是一家花费大量资金但股东回报率低的公司。在其光鲜亮丽的增长背后隐藏着巨大的风险。"股票市场上的大公司,财务报表上的小公司."薛云奎这样定义了HKUST的荀妃。根据其年报,HKUST迅飞2016年的销售额为33.2亿英镑,税后净利润为4.97亿英镑,这就提出了一个问题,“从报告来看,这只是一家小公司。为什么它能在股票市场卖出800-900亿英镑?”

    薛云奎也对HKUST迅飞的管理团队给予了非常严厉的评价。他认为,HKUST迅飞的管理团队善于讨钱,但不善于赚钱,这导致了股东权益回报率的下降。管理团队只擅长管理小公司,而不擅长管理大公司。上市前,HKUST迅飞的财务指标是过去十年来最好的。通过对销售费用增长率和研发资金增长率的比较,得出HKUST迅飞更重视营销而不是研发的结论。

    科大迅飞:亚马逊也亏损了。

    8月30日,科大迅飞回应薛云魁在投资者关系平台上的提问,表示按照薛云魁的观点和逻辑,不会有亚马逊、特斯拉、京东等企业。例如,亚马逊损失了近20年,估值为4800亿美元。这是广大投资者对其战略和实施能力的认可。

    薛云奎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这些公司的销售收入差异很大,净利润和现金净额之间存在根本差异。他们的管理业绩也难以企及。因此,公司只是以他们为例,并没有真正认真地研究他们的业务和管理。

    8月31日,薛云奎又写了一篇文章《我要为亚马逊正名,也要为财报分析正名》。文章指出,科大迅飞和AMZN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企业。一个是人工智能,另一个是在线零售。此外,商业模式和公司规模都非常不同。此外,亚马逊在过去10年中已经盈利8年。只有2012年(亏损3,900万英镑)和2014年(亏损2.41亿英镑)出现亏损,其他年份都盈利。

    自年初以来,HKUST迅飞股价的惊人上涨与关注度有关

    人工智能产业已经成为一项国家战略,吸引了大量资金。许多物品在贴上人工智能标签后,价值翻了一番。然而,科大的迅飞不仅被誉为“人工智能的第一份额”,而且在国内外的比赛中也获得了许多奖项,其知名度今年一路攀升。

    根据HKUST迅飞董事长刘庆峰的说法,HKUST迅飞是中国第一家深入研究并将其应用于实际系统的公司。HKUST荀非现在正在做的是从能够倾听,能够理解和思考。听说是感性智能,语音合成技术是让计算机说话。科大迅飞连续12年在世界顶级语音合成比赛中获得第一名。

    刘庆峰说,HKUST荀飞在今年斯坦福大学领导的SQuAD机器阅读理解挑战赛中获得了第一名,机器翻译在世界上也获得了第一名,包括最近在国际医学影像领域的权威评估LUNA中获得了国际第一名。核心是深度学习的应用。

    在8月10日的投资者会议上,刘庆峰表示迅飞目前的三大任务是收入增长、毛利增长和用户规模的快速增长。

    对此,薛云奎指出,虽然HKUST迅飞的销售额在过去10年里增长了15倍,但大部分增长都是购买的。此外,在过去10年中,其利润增长率(8倍)远低于销售收入增长率(15倍)。

    然而,广发证券分析师刘雪枫表示,HKUST迅飞仍处于战略投资期,收入实现的时机尚不确定。迅飞的早期投资相对较大。

    经纪公司的分析师们一致看好

    公司8月9日公布的半年度报告,报告显示上半年收入达到21.02亿元,同比增长43.79%,毛利润达到10.27亿元,同比增长46.99%,但母公司净利润达到1.1亿元,同比下降58.11%。

    自8月9日披露半年度报告以来,通过查阅近20篇研究论文,投资和研究机构的分析师都给出了增持、买入和强烈推荐的评级。

    在主要投资研究机构的研究报告中,HKUST迅飞在国际竞争中的成绩和领先地位也是分析师给出推荐评级的主要原因之一。

    薛云奎对HKUST迅飞的研发能力毫不怀疑。然而,薛运魁认为,虽然公司在财务业绩方面拥有世界一流的技术,但其产品或服务尚未得到世界认可,HKUST迅飞在中国本土市场的销售额占总收入的99.5%。

    中信建投证券分析师高程认为,HKUST迅飞的核心技术保持了领先地位,该公司在语音合成、语音识别和机器阅读灯的世界竞争中获得了第一名。与此同时,该公司的“平台跑道”人工智能战略也不断显示出成效。

    中国投资证券分析师李超在其《政府工作报告》报告中表示,公司坚持“平台跑道”战略,促进工业应用加速登陆。战略性地看好人工智能,该行业进入了一个关键窗口,并保持了“强烈推荐”的评级。对HKUST迅飞来说,李超的风险提示是:技术路线、算法迭代风险、行业落地低于预期、估值风险等。

    李超的团队认为,这一轮人工智能技术进步可与互联网革命相媲美,并有望再次大大提高人类生产和组织效率。

    关于HKUST迅飞的研发和销售投资,广发证券分析师刘雪枫在分析报告中指出,报告期内公司在研发和销售渠道建设方面取得了诸多进展:公司在许多人工智能语音和机器阅读国际竞赛中获得了第一名;公司在技术研发和销售渠道上的高投资有助于巩固行业领导者的优势。

    投资者曾经质疑

    在此之前,一些投资者已经问

    薛云奎还质疑公司的现金和应收账款。HKUST迅飞业务的净现金流入不足以支撑净利润。该公司2016年净利润为4.97亿英镑,但同期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净额仅为2.99亿英镑,仅占净利润的60%,较上年的118%大幅下降。主要原因是公司的存货和应收账款增长过快,导致现金提取不足和财务风险增加。

    刘庆峰在上述交易会上表示,HKUST迅飞在过去几年中保持了持续快速的业务规模扩张,同时相应的应收账款也有所增加。现在我们在半年度报告中也提到,应收账款余额为26.8亿元,来自政府部门、金融机构、经营者和大型企业的应收账款总额达到86.8%。应该说,参与公司应收账款的客户整体支付能力相对较强,并有着长期稳定的关系。此外,刘庆峰强调,该公司过去三年整体应收账款的平均坏账率不到0.1%。

    薛云奎在接受《经济观察报》采访时也指出,对公司的分析不是与公司管理层的斗争,也不是与谁的蓄意斗争,也不是为输赢而斗争。“如果我能通过这篇文章给公司的管理层提供一些思考、灵感和鼓励,那也将是我的惊喜。”薛云奎在题为“公共号码”的文章中说。

    [本文由合作媒体授权的投资界转载。这篇文章的版权属于原作者和原出处。这篇文章是作者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投资界的立场。请联系原始作者和原始来源以获得授权。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联系(editor

    友情链接: